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高教视野 > 正文

大学校长毕业典礼致词扮靓高校“拨穗礼”

发布: 2011-7-13 浏览:2182次 [打印] [收藏] [T/T]
 

   毕业典礼,是人生的里程碑,既标志着大学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新阶段的开始。不管是继续求学,还是就业谋生,无论选择怎样的一个未来,毕业典礼都将成为他们人生的分水岭。校长的毕业致词受热捧,说明无论社会如何浮躁,社会公众都对大学精神充满期待;无论年轻的“80后”“90后”有多么新潮、时尚,他们内心仍然保留着对崇高、责任、感恩等词语的尊重和信仰。也许多年以后,大学时光在学生的心中可能已经变成了“浮云”,但校长毕业致词中的某一个词语,还会在不经意中从学生的脑海中跳出来……
 
 
  一年前,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在2010届本科毕业生的毕业典礼上演讲《记忆》,16分钟的演讲被掌声打断30次,众多学子甚至潸然落泪。这则演讲稿很快在网络上流传开来,“根叔现象”开始在高校蔓延。
 
  一年后,李培根在本科生毕业典礼的演讲《未来》,再次把国事、校事、家事融会贯通。18分钟的演讲,赢来32次雷鸣般的掌声,平均34秒就会被打断一次,7494名毕业生起立齐声高喊:“根叔!根叔!”
 
  今年聊“未来”,明年话“远方”?
 
  近3000字的长文,“根叔”67次提到“未来”,而“根叔”最先嘱咐学生的,是要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6月22日上午9点,穿着学位服的毕业生们纷纷走进了可容纳8000多人的华中科技大学光谷体育馆。
 
  “一低头,一弯腰,大学四年真的结束了。”在学生们看来,毕业典礼很神圣,它标志着学生开始成为“社会人”,甚至比成人礼更有意义。
 
  9点16分,“根叔”正式上台致词,台下再次响起雷鸣般掌声,东边看台上的家长都跟着学生一起喊“根叔”,表达着对“根叔”的狂热。
 
  从校园生活到国家建设,从科技发展到个人责任,从追求成功到感恩父母,从融入社会到理性思考,近3000字的长文,“根叔”67次提到“未来”。而他最先嘱咐学生的,是要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
 
  “相比之下,根叔今年的演讲更为朴实。”当日,被“根叔”点名的校园导演刘乐激动地说。刘乐是2007级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的学生,因为在学校导演了首部校园电影《断弦》而被“根叔”提及。
 
  刘乐说,影片在全校公映前,“根叔”坐了24个小时飞机回汉参加首映式,“100分钟的电影,根叔一直坚持看完,跟我们一起哭、一起笑。”刘乐说。
 
  “每年都听根叔演讲,今年他演讲中的网络热词相对较少,语言更朴实了,但普通的语言教会我们很多做人的道理。对毕业生来说还是很感动。对我的未来很有意义。”刘乐说。
 
  “校长告诉学生们要懂得感恩那段,我最感动,简直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在光谷体育馆的最后一排看台上,家长谭先生夫妇一直红着眼圈。谭先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擦眼睛。
 
  “根叔”在体育馆演讲,现场不少毕业生利用微博“现场直播”。微博、人人网、校园论坛上,关于《未来》的讨论帖不可胜数。9点27分,“雷磊先生”在微博上说:“根叔说,要自己努力,不需要告诉别人你的爸爸是谁。霸气有木有!”
 
  当“根叔”在毕业典礼上致完词后,在华中科技大学的白云野鹤BBS(电子公告板)上,立即有人发帖《“根叔”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帖子回顾了2008年至2011年“根叔”毕业典礼上的致词内容,每一次致词中最后一句话中的某个关键词,就是下一年的毕业典礼演讲的主题。帖子据此猜测“根叔”明年的毕业演讲题目为《远方》。也有学生说,在6月19日2011届毕业生联欢晚会上“根叔”所作的《未来》一诗,最后一句是“未来,原来是时间的至爱。”


 三易举办地,只为让每个毕业生都能参加

  面对自己送出的第一届武大毕业生,李晓红期盼他们“既能踏踏实实地立地扫屋子,更有顶天的远大志向。”

  “江城雨霁,珞珈山翠;百年武大,英才集汇。今天,学校在同学们期盼已久的梅园小操场隆重聚会。”6月22日,武大梅园操场,在现场数千学子的欢呼声中,武大校长李晓红送别了他调任武大后的首批毕业生。而少有人知的是,在这场盛大典礼举办前,武大先后三次更改典礼举行的地点,起因则是因为学生们与校长在网上长达一个月的讨论。

  据了解,武大校方首次选定的典礼地点,是该校硬件条件最好的人文馆主厅,但该厅只有600个席位,每个毕业班只能派1名代表参加。

  5月16日晚,李晓红在“珞珈山水”BBS(电子公告板)上发帖《我对毕业典礼的认识与行动》,就即将到来的毕业典礼表达自己的观点:“毕业典礼不仅是一种形式,更重要的是以谁为本,如何使学生留恋曾经生活、学习过的母校”,同时他还公开发帖:要求全校“任何老师、领导都不能拒绝同学们的合影要求”。

  该帖随即被武大学生疯顶,学生希望亲自参加自己的毕业典礼,聆听校长的寄语,不希望“被代表”。

  在看完学生们的回帖后,李晓红主动多次向同事转达并精心商榷,最后决定将毕业典礼改换到该校最大的室内场馆——能容纳1700人的信息学部大学生活动中心。

  一切准备就绪后,武大校办于17日在校园BBS上贴出典礼地点的通知,却没想到再次被学子们“否决”。

  “毕业关键是那份激动和兴奋,不单单是一个仪式,学校选1700人做代表,作为可能被代表的一分子,我很忧伤。”

  最后校方敲定:毕业典礼改在梅园小操场举行,风雨无阻。帖子公告,所有毕业生都参加,他们的亲友、往届校友都可前来观礼,再没有人员限制,再没有“被代表”。

  22日,李晓红一露面,就引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要知道,2011届毕业生是李晓红来武大后送别的第一批毕业生。

  李晓红之所以如此受学生的欢迎,缘于他的“无伞校长”外号。

  6月9日,该校经济与管理学院2007级毕业生与李晓红一起照毕业照时忽遇大雨。有学生撑伞为李晓红遮雨,被婉言谢绝。校长离开时衬衣全部湿透,笑容却很灿烂,经管院学生们雨中高喊:“晓红校长,我爱你。”此事很快被发到网上,学生奉上外号:“无伞校长”。

  “虽然我本人与大家相处的时间短暂,但我们曾在湖滨食堂共进午餐,曾在生科院报告厅面对面探讨学校的发展,曾在珞珈山水上一起商讨如何举办今年的毕业典礼。虽然,你们与我合影的神情还有些腼腆,但我的心情与你们一样激动、雀跃,我不仅喜欢远远地欣赏你们,更愿意近距离地亲近你们。”在毕业典礼致词中,李晓红深情回忆与同学们的相处,博得学子热烈掌声。

  面对自己送出的第一批武大毕业生,李晓红期盼他们“既能踏踏实实地立地扫屋子,更有顶天的远大志向。期盼着每一位武大学子都能够闯出大事业,成就真英雄,让10年、20年、30年之后的杰出人士中有更多的武大人。”

  毕业典礼结束后,有学生现场向李晓红请愿:“校长,我们想在毕业前再游一次校园,可不可以?”

  “完全没问题,我陪大家一起环游武大。”李晓红当即应承。

  本科毕业生刘思瑞激动地说:“4年前的开学典礼,学长带我们参观校园;4年后的毕业典礼,晓红哥陪我们畅游珞珈。在武大的4年,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圆。”

毕业典礼是大学生的成人仪式

  越来越时尚个性的高校毕业典礼,特别是高校领导们的个性举动,是大学精神的一种提升,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

  毕业,是一个包含了新起点的终点。 严格意义上说,毕业典礼是个“舶来品”。大学毕业典礼起源于中世纪的欧洲。考试合格的应试者,要穿上僧侣的长袍。接着要举行由顺利通过了考试的应试者提供葡萄酒的盛宴。这成为大学毕业典礼仪式的雏形。

  从某种程度上说,越来越时尚个性的高校毕业典礼,特别是高校领导们的个性举动,是大学精神的一种提升,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教育需要人文精神的滋养,大学不仅仅应该成为一所学校,更应该是时代风气的先行者。但在追求时尚个性的同时,也要注重亲民。因为毕业典礼是一种仪式,也是一次校领导与学生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只有这样才更具庄重和神圣感。

  中山大学校长黄达人解释恢复这项仪式的初衷。他说,礼仪文化是大学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大学塑造学生成人、进行人文教养的重要载体,正是在这庄重的仪式中,“大学精神”得以见证。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也开始举办隆重的毕业典礼,以此来增强学生的学术荣誉感和责任感,告诉毕业生要承担起社会责任。

  真正的毕业典礼好像离大家很遥远,毕业典礼每个高校都会举行,但大多是走过场。不少高校,甚至不举行全体学生参与的毕业典礼,只选择一些代表参加。而更多的毕业生则不愿意把留在校园的最后一段时光浪费在听那些没有意义的空话、套话上,主动不参加。

  近年来,一些大学校长在毕业典礼致词时不约而同抛弃官话、套话,尝试“用心和学生说话”,就连宿管阿姨也走上大学毕业典礼的讲台。这类毕业致词无一例外地收获了师生们热烈的掌声,很多社会人也感叹自己受到了感召。

  武汉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胥青山认为,毕业典礼可以升华学生对母校的感情,也是大学教育的最后一课,相当于“大学的成人仪式”,应该更加人性化、多元化。

  其实,以前的北大校长蔡元培、清华校长梅贻琦和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等人的毕业典礼致词也非常精彩,很受学生欢迎。今天校长们对毕业典礼的重视,其实是重拾大学的传统——教育要“目中有人”。

  胥青山认为,古今中外的大学校长都很重视毕业典礼致词,而其中能够流传下来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尊重学生、爱护学生,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只要一个校长把毕业典礼当作人才培养的“最后一课”,就会避免高高在上,大讲官话、套话。

  这些现象表明,无论社会如何浮躁,大学如何迷失,社会公众都对大学精神充满期待;无论大学里年轻的“80后”“90后”有多么新潮、时尚,他们内心仍然保留着对崇高、责任、平等、自由、感恩等词语的尊重和信仰。这也让我们坚信,我们的大学,一直有坚守并勇于自我反省的智者,这是我们重新追回大学精神的希望。(记者 程墨 实习生 徐世兵)

毕业致辞集锦

  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关爱 关注 期盼

  虽然,你们与我合影的神情还有些腼腆,但我的心情与你们一样激动、雀跃,我不仅喜欢远远地欣赏你们,更愿意近距离地亲近你们。虽然,我还没有完全读懂武大,但我总在努力了解同学们的期盼;我希望用切实的行动,关爱每一位同学的成长成才,让每一个离开珞珈山的学子,能够永远铭记在校时许许多多美好而温暖的瞬间!同学们,挥别珞珈,你们就自动拥有一个终身的头衔——武汉大学校友。无论你们走多远,无论时间过多久,母校都会永远地关注你们:关注你们的学习,关注你们的工作,关注你们的家庭,关注你们的喜怒哀乐、一点一滴……我希望,在母校关注的目光中,各位同学都能走好人生之路,让母校引以为傲、引以为荣!

  在珞珈山顶,有块石头上刻了一个大大的“始”字,这是一位校友在1983年6月毕业前夕,专门找石匠学了一把手艺后,花了3天时间刻下的,寓意“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当然,我倒不鼓励同学们离校前都去刻石头。“造端倡始”,我希望同学们在毕业之际,品味“始”的深义,思考未来的人生。

  我期盼武大的毕业生,既能踏踏实实地“立地”“扫屋子”,更有“顶天”的远大志向,树立起“扫天下”的豪气和雄心,成为未来社会的中坚力量。

  最后,我用武汉大学校歌中的一句话为大家壮行:扬帆长江,奔向海洋;今朝多磨砺,明日作栋梁!(本文摘自李晓红2011届毕业典礼致词,有删节)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未来

  前两天,我看到你们歌之,唱之,舞之,蹈之,哭之,喊之,泼之,醉之。我知道,你们在以你们的方式迎接未来。

  未来的幸福在内心的安宁,在自身的和谐。你堂堂正正地做人,踏踏实实地做事,你就能守住内心的安宁。你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你不需要在别人面前说你爸是谁。未来你们可以在不断努力拼搏的过程中自然地实现自我,但切切不要偏执地自我实现。

  未来的幸福在感恩和报答。懂得感恩,你一辈子或许有贵人相助;知道感恩,你未来的生活将充满阳光。未来你赚了钱,常常寄点钱回去补贴父母,即使他们说有钱;未来你条件稍好的时候,把父母接过去享享清福,即使他们说不习惯;未来偶尔亲手做一点他们想吃的饭菜,即使他们说不用你做;更要常回去,量量他们的血压,看看是否有骨质疏松,即便他们说感觉还好。同学啊,感恩和报答可是你一辈子的为人之要。

  未来是大度的。少数同学可能在茫然、疑惑、不解、甚至痛苦中沉思着未来。也许过去你过分消遣和娱乐过未来,你不知道未来路在何方。站起来,前行就有路。未来依然愿意迎接你,依然愿意把你拥入怀中。同学啊,华中大教给你雄起,不教给你趴下。

  亲爱的同学们,关于未来的话太多。最后我还想叮咛一句,未来要说真话。你如果说真话,别人会倾听。你如果说假话,或许只有风会听。华中大教你对人说真话,不教你跟风说假话。

  再见了,同学们!在未来,在远方。(本文摘自李培根2011届本科生毕业典礼致词,有删节)

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

  或许你们还能记起入学时与家人在校园里的合影,而今天却穿上学士服,犹豫着究竟要摆一个什么样的雷人造型。而在我的眼中,你们爱真理,也爱生活;爱自己,也爱公益;爱机械制图,也爱引体向上……我们要有批判,更要有建设;要有质疑,更要有行动;要有想法,更要有办法。我们不是旁观者,不是过客,我们有责任为社会的进步作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

  正是这些人、这些景、这些光阴和故事,让你们体会到了什么是爱,什么是痛,什么是青春,什么是成长!当然,我也希望,你们一定要忘记:请你们忘记成绩单上的分数,那真的只是“浮云”;请你们忘记曾经和同学之间发生过的不愉快,多想想那些纯真的友情,你们就不会那么的“伤不起”……忘记这些,放下这些,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你们将拥有更加广阔的舞台,拥有无限的可能和无数的机遇。

  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

  乍一看来,你们在复旦学习的东西很多都是看似无用的,但我要说,很可能复旦给你们的这些貌似无用的东西,恰恰是最神圣的、最尊贵的精神价值。在本质上,无用之用常常胜于有用之用,因为精神价值永远高于实用价值。因为它满足人的心灵的需要,它将注入你们在座的每一位的终生。

  西安交通大学校长郑南宁

  遇事要冷静,不要一点就着,要有独立思考的精神和自我反思的力量,运用理性的头脑去伪存真,把实实虚虚的世界看得更清楚。大学时光是思想的积累,情感的积累。面对不确定的未来,依然要用坚韧的付出,承担起时代赋予你们的责任和历史使命,超越自我,去追寻新的梦想,这是你们前行的动力。

  西南财经大学校长赵德武

  当我们扔掉灰色的眼镜,客观地认识自我、宽容地对待他人、乐观地看待社会,这种积极的思维力将帮助我们穿透变化中的重重迷雾。思维力好比一缕阳光,选择面向还是背对,将直接决定自我世界的色彩。人生旅途中,重要的不是你现在所处的位置,而是你迈出下一步的方向。如果你一直迎着阳光走,那么阴影就会被甩在身后。(西南财经大学校长赵德武)

 观点:让毕业典礼点燃学生内心的灯塔

  14次掌声,演讲完毕全场掌声达15秒。这是一篇不足两千字演讲稿收获的礼遇。演讲者是一位物理学家和材料科学家,这个身份在日常印象中有些枯燥。但是,在7月5日这个毕业典礼的日子,遇上演讲者另一个为人熟知的身份——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这份被称作“凡客体”的演讲稿就以风一般的速度,从校园流行到网络。

  这个夏天,不只是清华,不只是北大,在复旦,在西安交大,在华南理工,在暨南大学……在这个火热的毕业季,校长们一改往日的严肃,引用穿插幽默的网络语言作为典礼致词,引来学生关注,网友围观。有学生笑称:“如果你是今年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典礼上校长的演讲要是不精彩,仿佛就少了一份荣耀,你都不好意思毕业。”

  校长们也确实“给力”。“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都是19世纪的80后。”暨南大学校长胡军在激励新一代“80后”时不忘幽默一把。“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可以决定几点起床。”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长仲伟合的致词很励志。“在这个凤凰花开的六月,往事如一幕幕动情的皮影戏,恍如昨天。”华南理工大学校长李元元的散文式致词很有校园文学的范儿。精彩演讲让学生们大呼过瘾,掌声不断。

  亲切,这是不少学生的评价。在此之前,毕业典礼往往是众多学生眼中的“过场”和“鸡肋”。有媒体对浙江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等20余所高校学子的采访显示:八成未能参加毕业典礼的受访者坚持认为没有遗憾;四成曾参加过毕业典礼的受访者也表示,对于毕业典礼最怀念的单元就是拍照。相比较过去“形同公文、毫无激情”的传统校长毕业致词,这场由去年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引发的文风之变,一改过往的沉闷说教,以学生熟悉的网络文化为突破口,把国家大事、学校大事、身边人物、网络热词等融合在一起。它的重要意义之一,就是让毕业典礼成了吸引学生的“难忘一课”,成了四年大学生活的美好记忆。

  责任,这是不少大学校长的寄语。毕业致词文风的转变之所以能引起学生的共鸣,不仅仅在于校长们“怎么说”,更重要的是在贴近学生的表达方式背后,校长们“说什么”。当拨穗礼行毕,表示学生已学有所成,可以展翅高飞。所以拨穗礼之前的校长演讲,是送学生走向社会、迈开第一步时的谆谆叮嘱。正如西安交大校长郑南宁在毕业致词中说的那样,毕业典礼是大学文化的生动体现,它不是一次单纯的欢庆,也不仅仅是为了对往事的回忆,它是我们重温责任,感悟大学文化和精神的珍贵一课。在这样的特殊时刻,即将开启人生新航程的毕业生们回忆当年的梦想,思考青年的责任,一定会激发出对理想的追求。

  理想、责任、命运、追求、生活的意义、幸福的真谛……这是校长们送给学生的最真诚的礼物,也是大学给予远行学子的一份精神慰藉。然而,在学生的欢呼声外,网上也传来众多有争议的声音。说“哗众取宠”者有之,批评“作秀”者有之,诟病“取悦学生”者有之。虽然校长们的致词也许不尽完美,但相比以前更为老套、严肃的“讲话”,致词更受学生们欢迎是事实。而这文风的转变又何尝不是大学以学生为本的一种尝试?这样的尝试显然从一个侧面密切了学校、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如果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用掌声和欢呼声表达他们对典礼演讲文风转变的欢迎,旁观者又为何不能宽容他们真心地为自己的校长欢呼一次、自豪一次?如果这本该一字千金的演讲,因为公文化、格式化而听之无味,演讲变成了开会发言,典礼变成了拍照合影,校长照本宣科,学生昏昏欲睡,这样的毕业典礼又有何存在的必要?

  理想的毕业典礼是什么样子?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说:“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你们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定要经常回来,告诉我们过得如何。”是的,当毕业典礼真正成为高校与毕业生之间的情感纽带,当毕业典礼点燃了毕业生内心永远的灯塔,我想,毕业典礼的意义就达到了。

  也许多年以后,在不同岗位的学子们,会因为某个词想起多年前的毕业典礼,想起那个“一天骂她八遍却不许别人骂”的母校。是啊,就在那转身之间,就是那过往的少年,天空依旧湛蓝,明朗如昨天。(张春明)

  《中国教育报》2011年7月13日第3版